【前言】
余生於文山,長於文山,更任職於文山,時聞耆老口述,歷歷不敢忘懷。百餘年鄉史,未見列記,誠感有缺。復忖學淺,遲遲不敢下筆,如今年近七十,聊藉翰墨,月旦我莊人與事,供我村中父老及後代,話桑麻資料,以報生我育我之斯土。

 
【文山淺說】
文以載道,人事遞嬗傳承,擇其善而揚之,順其變而競之,則我桑梓欣欣向榮,綿延子孫光彩幸福。

憶昔日長堤翠竹,潺潺流水,赤祼童子水邊嬉戲,喳喳鴨聲,隆隆脫穀聲,忙碌的農夫汗流浹背,純樸的鄉村氣息,隨著時代的演變,如今都沒了。迂曲小徑也應現代需求拓寬了,車水馬龍的江南也比不上如今的高速公路、快速道路和那四通八達穿梭不停的汽車。那四十年前的風貌曾幾何人提起。閒來略述,供我文山居民少年認識與老年人回味。

【文山往事、文山名人】
我們的祖先從福建來台,擇居這荒野山麓,原名「山仔腳」,泉水豐沛,適合漁耕,庄後林木繁茂,不缺柴薪,庄前筏子溪源遠流長,漁獲更多,優良的生存條件下,在此定居。從一刀一鋤開墾成今日的良田,他們更不畏天災地變,苦守維護,四十年前每逢雨季,三年河東三年河西,犯濫成災,土地流失,祖先辛苦與天搏鬥,一再復耕。苦哉!偉哉。

再說這偏僻的村落,百餘年來出了幾位德高望重的人物。他們繼往開來熱心經營與奉獻,才有今日的繁榮與成就。就從日據時代,陳闊嘴、廖煥文兩位雄才大戶,並列參與南屯庄(即南屯區)政經要務,領導庄民開發土地,努力耕植,奠定了民眾營生的基礎。再則台糖公司設立「山仔腳」農場,廖乾成、陳土兩位大規模甘蔗種植戶,使庄民更能以人力、牛、車等工具謀生。純樸賣力的生活條件下,庄民體格強壯,每次全區運動大會,拔河、舉沙包、賽跑及各項田徑賽都名列前茅。
民國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,本里傑出江紹錡長跑健將,累次締造區運會紀錄,故有鐵人江紹錡的雅號,又有陳海澤推鉛球亦破大會紀錄。這優良的成績,應歸功於江紹錡、陳阿俊兩位熱心倡導體育,訓練選手參加競賽。民國六十年間連續獲得區運會總冠軍,是本里體育的大榮耀,也是本區獨一無二的「三冠杯」優勝紀錄。
台灣光復後因知高庄與山仔腳兩村莊併為一個行政里,當時領導人廖乾成(里長)、陳阿俊(部落書記),因兩村落舊地名粗俗,廖乾成、陳阿俊邀集地方志士廖梔檃、林海森、廖秤三、張達三、施國、陳炎木等,商議取名文山里,以「文人名山」之義,激勵庄眾奮發圖強,造福桑梓。

 

 
張秋生/台灣耕耘系列
而後果真如前述運動會上成就。先後有廖乾成擔任區農會理事長及陳阿俊擔任農會理事長要職,領導全區農民,繁榮經濟,功不可沒。
民國六十至七十年間,台灣經濟大轉型,廖乾成以其雄厚的農業經濟基礎,增設磚廠及製鞋工廠,蔗、磚、鞋三業並進之下,,造就他成鉅富,也因為他的事業使遠近民眾得以就業謀生,真是一人有成,萬人受益。

繼而長江後浪推前浪,民國六十二年,筏子溪西邊出了一位劉文雄市議員,為文山、春社爭取列入都市計劃,奠定這地區土地開發的基礎。而後又有本里出生的陳阿水市議員連任四屆,為本里爭取基層建設產業道路,方便現代化機耕,並解決文山坑、七星坑治水疏洪工程,使庄民得以安居樂業。嗣後又鑒於規劃多年住宅區,因四年一任市長更換,所見不一,遲遲未能開發本里。於是陳阿水與其兄陳川淵開始策劃文山自辦重劃。即將整片低價值的農地,變成如今高樓林立建地,於是住戶也由400戶激增到2210戶。這豈非地靈人傑,應証了(文人名山),實為鄉土之福。
  【文山之福】
然而安逸的時刻,當知先人辛苦經營。如今貫穿本里的文山坑整治完成了,又有高速公路作為庄前良田屏障,不再有(八七)、(八一)水災的恐慌。我們想長住久安,就要刻不容緩地通力合作,積極爭取教育建設-國中、高中、大學城等,培育更多(文山名人),締造更多桑梓公益,讓後人綿延不絕的寫下去,才是文山之福。
 
 
92年春筆
 

- 目前來客數 -


 台中市南屯區文山里 版權所有 © Wing Sham . All Right Reserved
 台中市南屯區忠勇路77號 TEL:04-23890730•4078 FAX:04-23827193 聯絡我們:
meiyu@wing-sham.com.tw
 
Design by 尚峪資訊科技